萤盏

我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从来没有从历史中得到教训。

【轰爆】降温(一)


*轰和咔酱在补习期间发生的故事

*初恋的故事

*心理描写狂魔,废话狂魔

 


“那边那个,是雄英的爆豪胜己吗?参加执照补习讲座还开小差!执照还想不想要了?”滔滔不绝的讲着英雄救援注意事项的老师中止了他的讲课,冲着第三排的那个趴在桌上没有一点精神的金色爆炸头吼道。

 

“………”爆豪哼了一声,用胳膊撑起自己的脑袋,像支撑起一个笨重的铁球一样。不仅是脑袋像个铁球,爆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贴了一身的铁片,还是烙的通红的那种。

 

“这么懒洋洋的!!态度给我端正一点啊!不然你以为你是为什么落榜了啊!”老师愤怒地用手掌拍击着黑板面,黑板上字的粉笔灰随着震动纷纷扬扬地飘散下来。

 

“……啊?”爆豪感觉今天不对劲,平常满腔的愤怒像随时准备喷发的岩浆,今天却像是在雨水中霉烂的哑炮,他甚至都没有力气去反驳老师的诋毁,只好勉勉强强地挤出一副愤怒的表情作罢。“算了,今天状态不好,不跟你发火,”爆豪这么想着,继续用手腕作支点撑着自己重到仿佛灌了铅的脑袋。

 

“爆豪……?”坐在邻座的轰焦冻转过来看着爆豪像个蒸笼蒸过似的脸,“你没事吧?”

 

“你看老子像是会有事的样子吗?”爆豪略带不爽地反问。

 

“老师!”轰突然起立。

 

“干嘛啊?你们雄英一个个的多事佬啊?能不能安静听课?”老师不爽地把粉笔头捻在黑板上。

 

“爆豪他应该是生病了,能不能让他休……”轰一脸正直地向老师阐述着,然后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老子没有生病!你不要胡说八道啊死阴阳脸!!”

 

“爆豪你一看就很反常,”轰说着,顺理成章地抬起右手贴在爆豪额头上,“很烫啊,爆豪你发烧了吧?”

 

爆豪愣了两秒——他归咎于是生病使他反应速度变慢了——随即抬起左手拍开了轰的手,“干嘛啊阴阳脸?不要随随便便动手动脚的啊?”

 

“不……”,轰收回手,“我只是想确定你是不是发烧了。”

 

砰!爆豪一拳砸在桌上。他顺势起身企图俯视轰给他以威胁——无奈只是气势到位了,却只起到了缩小高度差的作用——他怒视着轰,手心里噼里啪啦炸出火花,脸颊受生病和愤怒的双重冲击通红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冒出黑烟。“适可而止啊阴阳脸?不要胡说八道!”爆豪扬起下巴看着轰,右手略微抬得更高,火星噼里啪啦已经可以闻到糊味。

 

“你们才是……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这是上课啊!!你们要吵出去吵!”老师大声喊道,右手连续敲击讲台面,桌子也哐啷哐啷震动起来。

 

“抱歉,”轰望着在粉笔灰烟尘中怒气冲冲的老师,“我只是觉得爆豪应该去休息一下。”

 

“你不要自说自话啊死阴阳脸——”爆豪示威性质地举起拳头,看上去像是要扑过去和轰决一死战的样子。但是这场“决一死战”最终只完成了一半——爆豪最终只是举起右拳扑了过去而已。

 

暴躁的狮子最终还是败给了病痛。滚烫的脸颊蒸得他头脑发虚,眼皮仿佛是被塞了棱角突出的花岗岩一样又沉又疼,整个脑袋像是被摁在充斥着水蒸气的高温蒸笼里。他想他的小脑中枢已经调控不了身体的平衡了,随即他腿下一软,眼前的世界瞬间变成了高速旋转的模糊色块。然后他就摔倒了。

 

由于不可抗拒的惯性,他向前扑向轰焦冻的身上。

 

由于不可抗拒的本能,轰焦冻伸手接住了他。

 

整个过程似乎只持续了不到两秒,但是轰焦冻觉得这似乎是有五分钟那么长。特别是他现在双手托在爆豪的腋下,托住这个双腿软到没有用上一丝力气的、两秒钟前还在大吼大叫像个刺猬的、现在双眼迷离到无法对焦只能大口喘气的、其实还是挺重的金发男孩。

 

“.……………”,老师最终一巴掌摁在讲台上,讲台停止了震动。全班都在寂静中尴尬地静默着。只有粉笔灰仍然旁若无人地蒸腾在老师的脸上。“行吧………真能折腾………那轰焦冻你就带着爆豪同学去休息吧………”

 

轰双手使力把爆豪托高,让他的双臂环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右手搂着爆豪的腰,左手手从桌侧捞起自己的书包挂在肩上。

 

他觉得肯定不是错觉,他觉得自己的左手抖的厉害,包差点从肩上滑下去。右手似乎也有点不对劲,总是觉得特别别扭,是不是位置没有放好而不自在?他稍微挪动了一下着力的右手,爆豪并没有使上多少力的身子就向下滑了一点。轰不得已只好用左手把爆豪的臀部向上托了一点防止他滑下去,爆豪两只手就完全环住了轰的脖颈。轰感到窒息。他觉得喘不过气来。是教室里太热了吗?还是爆豪抱得太过于紧了以至于勒住了咽喉?他感觉自己被扔进了水里,滚烫的水里,他无法呼吸,鼻子似乎忘记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他感觉到了呼吸,不是他自己的——是爆豪的。

 

把下巴搁在轰肩膀上的爆豪有些难受地呜咽着,湿热的鼻息喷在轰的肩上。即使隔着一层衬衣,他仍然觉得烫。他感觉爆豪头放着的左肩膀几乎要烧起来了。但是爆豪的手臂意外地是冰凉的,裸露的小臂贴在轰红彤彤火辣辣的后颈。轰觉得柔软。像云一样。像棉花糖一样。从来没有想过爆豪的手臂会这么软,触碰起来有这么绵,却又这么烫。

 

轰已经完全没有试图给老师请假那会的淡定和冷静了。他感觉脑子仿佛爆炸成一团浆糊了一样,脑子里蹦出来的奇奇怪怪的发散思维已经不受他神经系统的掌控了。他不敢转过头去看爆豪,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心跳能达到如此可怕的速率和力度。砰砰砰。像拿着小锤子锤着胸腔。

 

轰觉得他的耳朵也不履行职责了。后排同学的交头接耳的声音渐渐地听不到了,只剩自己胸膛砰砰砰地心跳声,和隔着两件薄衬衫的来自另一个胸腔的心跳声。

 

他感觉自己被扔到了外太空。他感到窒息。他感到压迫。他感到闷热。他感到躁动。他感到不自在。他感觉心里似乎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萌芽了,但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它蛮横地击溃了他维持了十五年的冷静自持。

 

教室里的氧气太少了,他无法呼吸。

 

于是他抱着迷迷糊糊的发着高烧的爆豪胜己,飞一般地逃出了教室。

 

 

 

 

 

TBC.


第一次写正剧向好紧张啊啊啊(其实写中间那段拥抱的时候我就好害羞hhh(明明说要开车的开个屁连车票都拿不稳hhhhh

是个恋爱故事!希望大家会喜欢!!!

凑表脸的求小心心小蓝手小评论啦——(信心极速流失中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