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盏

奇异火烧心!!!!

敌联合:用生命在耍帅

*四格走向的清奇脑洞
*搞笑段子

死柄木蹲在卡车顶上,任喧嚣的风儿揉乱了他的秀发。

“所谓的将棋啊....关键就是把玉夺走吧?”

死柄木双手在膝盖前交叉,懒洋洋的声线被风刮地有些嘈杂。

“道理我都懂...但是...死柄木你能不能先下来....”荼毘抬头看向死柄木的方向,“你那样会很容易摔下去的。”

“多嘴,”死柄木埋怨道,“真正的反派角色啊,是不伤自己一兵一卒,坐收渔翁.....”

荼毘的“我们已经起来一个叫‘敌联合’的很白痴的名字了你能不能不要自称为反派角色啊”的吐槽还没说出口,货车突然“嗤——”地就加速了。

“搞什么啊黑雾!好好开车!”魔术师放下手中差点被甩飞出去的电话,转头对驾驶座大喊。

“抱歉抱歉!我看到后面似乎有警车追来了所以忍不住加速了!”黑雾抱歉的声音传来。

“嗙——”“啊——”

“荼毘啊,你刚刚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魔术师转过头问到。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啊....”荼毘托腮。

“你刚刚看到什么了吗?”魔术师又问。

“我似乎看到了很多手从眼前晃过.......”荼毘继续托腮。

..........

..........


“哎呀!牙白啊!”荼毘和魔术师不约而同地向后方看去,不远的地方,敌联合头目正躺在地上,被血色浸染.....

"哎呀...这次真的牙白啊...."荼毘又撑起了下巴,魔术师又假装不知情的打起了电话。



∝∝∝∝∝∝∝∝∝



监狱。

欧尔麦特隔着玻璃看着那边模糊的all for one的身影,半晌后缓缓开口。

“死柄木....出了车祸.....在高速上.....不知何故....被撞成了重伤....现在还在ICU抢救....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欧尔麦特额头上冒了冷汗。

“难道....这都是你计划好的吗....”欧尔麦特抬起袖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哼哼,” all for one冷哼一声,握拳的右手青筋暴起。“不然呢?”

欧尔麦特心想,这都能计划好,敌联合头目都被抓了,你难道还留有后手不成?

all for one慢条斯理地开了口:“不然,你以为,我的目的,就是打败你,打败绿谷出久吗?你以为我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培养死柄木吗?你太肤浅了。”

欧尔麦特冷汗蹭蹭直下,万万没想到啊,他竟然还有其他目的。

“我啊,” all for one停顿了几秒,“借死柄木这件事呢,还有一个目的.....”

欧尔麦特冷汗蹭蹭蹭蹭蹭蹭蹭蹭直下。

“其实,” all for one接着说道,“我是想告诉小朋友们要注意交通安全。”

难熬的周四终于过完了......
昨儿晚上简直学到癫狂...半夜三点还在写题...

今天份的摸鱼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