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盏

曾经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

恶魔咔酱!!!


骚断腿!!


P2 无特效!

标准反派脸咔酱——


(表情参考漫画

激情通宵摸鱼!!!!
天亮了!!暴毙——

他们太好了!!!

可能有生之年都看不到我这个上色废上色了()

 

——姿势有参考

火影paro的轰轰~
二柱子和轰轰真的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本来还想画个鸣人版的爆爆凑个轰爆hhh然后....没有然后了.....

【轰爆】善用刀剑者,死于刀剑下(一发完)

【一】

我们从一份个人简介开始。


轰焦冻。男。23岁。未婚。喜爱食物是荞麦面。职业是英雄。毕业于雄英高中。是今年英雄榜上排行第二。


又是第二啊。轰焦冻想着,放下手中的新版年度职业英雄排行榜,拿起桌上的辣椒酱,狠狠地挖了一大勺,扣在了自己荞麦面的碗里。


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啊。


排行榜第一的职业英雄不出意外是绿谷,他凭借着超高的人气和碾压式的OFA……


轰焦冻很想这么说,但是事实上事情的发展总是朝着匪夷所思的方向进行。绿谷也是在最近两年才夺得第一。


那么两年之前,排行第一的职业英雄是谁呢?


轰焦冻回忆着,又往荞麦面里加了一大勺辣椒酱,变态辣的那种。


好了,不用我多加赘述了,你们肯定猜到了。我们接下来不是要揭晓的不是两年前的职业英雄第一是谁,而是,


现阶段villain排行榜第一的是谁呢?


  

【二】

轰焦冻在电视上看着转播,这次的废墟是由大范围爆炸产生。身上沾满灰尘的绿谷出久正抱着受伤昏迷的年轻女子从滚滚浓烟中冲出来,当他跑到街道上时,记者的话筒递到他面前,快速而迫切地问着些什么,声音却被后方废墟坍塌的嘈杂磨地只剩杂音,对着镜头的绿谷勉强地挤出标准欧尔麦特式的笑容,“没事的,因为我来了!”


绿谷是为什么要成为英雄呢?因为对欧尔麦特的向往吗?轰想着。我又是为什么要成为英雄呢?


你为什么想成为英雄呢?一般人的回答是维护社会安定,保护世界和平之类,当然真正的目的大多是升官,发财,满足虚荣心等等,也可能是为了子承父志之类的替他人实现梦想。轰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同学。一个他憧憬的朋友。一个他爱的人。


爆豪胜己。


世界上除了有功利性目的性想成为英雄的人,还有一种,为了成为英雄而成为英雄的人。爆豪胜己就是这种人。


为了成为英雄而努力的人,成为职业英雄的人,曾经是top1英雄的人,爆豪胜己,他在他最为光辉年华的22岁,突然从职业英雄活跃的舞台消失了。


不是退役了,也不是死亡了。而是失踪了。


在爆豪的一次单独任务后,轰突然有着不妙的预感,于是他拨通了爆豪的电话。


他平时很少给爆豪打电话,所以这一次他会接电话吗?嘟————爆豪或许还在任务善后,没听到电话也说不定?嘟————或许他只是去吃饭了?嘟————也许他手机没电了而他又懒得充电?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轰焦冻掐掉了电话。与此同时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爆豪失踪了。


他给绿谷打电话说,他觉得爆豪失踪了,请绿谷和他一起去找他。绿谷在电话那边调侃他只是太久没看到小胜太想他了,所以才会这么敏感。轰抿了抿嘴,也许是吧,但是他心中微妙的不安却并没有随风飘散。


但是事实证明,轰的预感确实成为了现实。因为从这一天起,就再也没有人见过爆豪胜己,


 

【三】

轰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他不会因为爆豪突然从他的生活里被抹去了就放弃生活的希望。他难过,沮丧,不甘,后悔,但是他没有自甘堕落自暴自弃。他仍然是轰焦冻,那个在英雄榜排行第二的男人,并且他相信,他能把爆豪胜己找回来。


虽然他没有想到会找这么久。


一年的渺无音讯,在这不大而且科技高度发展的城市里,爆豪胜己竟然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一年?!轰焦冻开始思考爆豪去向的可能性。他会不会已经………轰的大脑替他做出了这样的假设。


轰相信着自己的理智,如果没有见到人,不论是活生生的爆豪胜己还是冷冰冰的爆豪胜己,没有见到本人,就不应当任由自己高速运转的大脑做出不当的解释。


媒体主流猜测昔日的No.1英雄已经死亡的事实,然后最近坊间的另一种传言却四起。爆豪胜己会不会由于什么原因成为了villain。


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转播回忆着,电视屏幕又切回刚刚接受完记者采访的绿谷出久,轰又回到刚刚思索完为什么他要当英雄的心境。没可能的吧…….毕竟是爆豪啊…….有可能的吧?也许呢?不可抗拒的外力因素?那个爆炸后的建筑废墟,那种大范围的强力进攻方式,太像那个人了。太熟悉了。仿佛就像在眼前,就像唾手可及一样。就像在高中毕业后刚刚执行共同任务,因为被敌人挑衅而张狂地炸掉半个屋顶的便利店一样。


也许呢,说不准呢,万一呢。


轰坐在沙发上,他异色的眸子里又似有熊熊火焰燃烧。


  

【四】

轰焦冻来到了现场。虽然此时救援工作已经基本结束了,只有零星几个警察还在最后处理街道上碎石的清理工作。某位警官认出了轰焦冻,上前去跟他打招呼,说道:“焦冻,你似乎来得晚了一些啊!!这次有DEKU君帮忙救援,所幸只有十几位伤员,没有出现人员死亡。”


轰往后瞄了一眼还在冒烟的建筑废墟,拍拍警官的肩膀,“辛苦你们了,没有人死亡就太好了。”


不顾警官的劝阻,轰执意去现场参观了一圈。虽然警官觉得旁边的这位英雄,不仅没有看到炸成废墟的现场的叹惋,似乎还有一点逛花鸟市场瞧见中意鸟雀的欣喜之情?


“绿谷,”拨通了绿谷的电话,轰说,“我刚刚查了,这个爆炸犯是个惯犯啊,最近两个月开始活跃,而且很难抓到。”


“嗯……..嗯….”绿谷支支吾吾地回答着,“果然轰君也觉得很像吧………”


“我去现场看了,简直是一模一样。”轰平静地回答道。


“绿谷,这个案子,我接手可以吗?”


绿谷叹了口气,他预想过如果轰知道了这个和小胜如出一辙的爆炸手法,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他也猜测坊间传闻有可能是真实的,他本想把小胜找到,然后带回到大家身边。


“.………….好吧…….”绿谷最终也没能拒绝轰的要求。毕竟轰几乎也从来没有对他提过任何要求,这使绿谷更不想也不忍心拒绝他。


“我会把我这边搜集到的资料告诉你,我事务所的人已经通过情报预测到了他下一步行动的大致位置,我待会发给你,然后,轰君,虽然你说你来接手,但是我想我可以协助你……….”


“请不要插手。”


电话对面的声音冷静而平淡,又仿佛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从传音筒穿破鼓膜。“好的,”绿谷回答道。他了解轰,虽然他们性格完全不同,但是这一点他们却如出一辙地相似,他们认准的事情,绝对不会放弃。


那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吧!是时候见分晓了。


 

【五】

因为不想惊动对方的行动,他们虽然大致预测了对方可能的行动地点,但是并没有大范围包围,因为轰的执意要求,他一个人去了最有可能是爆炸地点的商业大楼,只有几位职业英雄在附近隐蔽准备随时支援。绿谷和他的事务所的帮手们在两个街区外战略性待命(干着急)。


商业大楼一共有35层,34层是室内花园和游泳池。轰感慨着绿谷作为现任No.1英雄靠谱的情报网,然后在34层的落地窗边看到了背对他的人。


“爆豪。”


虽然对方着装古怪,还戴着遮住整张脸的面具,而且相隔起码五十米,但是轰还是笃定地喊出了他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种直觉,他就是爆豪胜己。也许这就是离成功最近的一次了,我找了他整整一年,我一定要把他带回去。


“跟我回去。”


刚刚上楼时还狂跳的心脏仿佛被冻结了一样,轰焦冻感到了前所未有地冷静。现在,此时,此刻。就在眼前。马上就是揭开谜底的时候了。


对面的那个着装诡异的背影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他仍然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高处的风景。轰焦冻望着他的背影,没有任何的犹豫,他肯定是,我没有认错,我相信我的直觉。


那人没有转过身,只是张弛了一下手掌,一股爆风急旋着刺向轰焦冻的方向。轰向右滑出一步躲开这次并不可怕的攻击,轰脚下还未停稳,在暴风余留的烟尘中便急急窜出一个人影,右手迸出火星,向轰的左侧扑来。轰一惊,但他毕竟是在战场上搏斗多年的职业英雄,左脚底下生出一块冰面,侧身再一转,左手扣住那人的右手手腕往前方一拽。那人想必也是熟悉战斗的人,在失去平衡的空档左手立刻引出小范围爆炸,在地上借力一滚,两人又拉开了五米的距离。


轰蹭了蹭脸上由于小范围爆炸引起的烟尘,他心中的喜悦简直要从毛孔溢出来。他几乎可以肯定对面这个人肯定就是爆豪,这个战斗方式他再熟悉不过了。


“爆豪,你为什么……”


话还没说完,那人又从地上猛扑过来,像一头饿狼。



  

“轰君他……..没事吧………”绿谷在路边的绿化带里远远地眺望着毫无动静的商业大楼,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突然一阵巨响,玻璃碎屑从顶层喷射而出,滚滚浓烟从窗户冒出来。绿谷嗓子一紧,顾不上那么多了,我还是去帮轰君!然后他使上OFA,向大楼方向冲去。



  

轰借着爆破的余力近身然后掀开了那人把整张脸都裹得严严实实的面具。


金发,红瞳,龇牙咧嘴的凶恶表情。


轰简直要扑上去抱他。


“不……不要过来…….离我远点……..”爆豪的牙缝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他瞠着淌血一般的眼睛,但是还是像拉满的弓射出的利箭一样直直攻向轰的方向。


轰几乎没有任何反击,像逃跑一样左闪右跳地仓皇躲避爆豪的一波更甚一波的猛烈攻袭。“爆豪你怎么了?!”


“我………..”然后又是一阵铺面的爆破。


“爆豪!!你可是No.1的英雄啊!!你清醒一点!!回到我身边来!”轰一边用小冰壁挡住攻击一边喊道。


“胜己!!你回来啊!!!”



  

爆豪把轰逼到了窗口,轰微微侧脸看到34层楼的窗外风景。他可没有准备就这样被爆豪一个爆破直接从34楼摔下去摔成肉酱,毕竟他没有飞行的超能力。


爆豪瞪着他,猩红地眼睛仿佛要滴出血来,他脖颈上青筋暴起,表情狰狞地想要吞人。“反击啊………死阴阳脸………我……..控制不了我的身体………你可不要死在这——” 爆豪左手紧紧攥着的右手手腕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噼里啪啦的火星和烟雾从手掌心迸发。


“阻止我…….死阴阳脸………”爆豪额头上的汗水涔涔直下,左手指甲几乎嵌进右手臂的肉里,“杀了我啊!!!死阴阳脸!!!!”




绿谷正赶到大楼边,他想看看楼上有什么动静,于是他抬起头。


爆豪终于抑制不住右手如同岩浆喷发一样的爆炸冲动,他右手颤抖着举起来。


当绿谷的目光对上顶楼的还在冒烟的窗户的那一瞬间,一道光,金色的光,像锋利的剑刃轻易地划开柔软的皮囊,从屋顶中缝刺出。蛋型的屋顶如同薄如蝉翼的气泡,爆破产生的冲击轻而易举掀开了这个气泡,炸成了无数碎片。炫目的光芒像超新星爆炸,从内部膨胀开来,刹那间泯灭了周围的事物。巨大的气浪如同海啸翻滚,席卷着巨大的能量扑向四周。


绿谷怔在原地,爆炸产生的气浪使他感觉到了一瞬间的失聪。


轰君………轰君他……?这是绿谷心中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这种级别的爆炸,轰君和…….小胜,那个应该是小胜吧?肯定是小胜吧?他们能…….在这种情况下还活下来吗?


绿谷不敢往下想,他将100%的OFA灌注在脚上,一口气冲上了顶楼。


烟尘散去,绿谷拼了命地冲进那个曾经的“室内花园”,虽然现在已经夷为平地。他发疯了一般地开始找他们两个人。在绿谷的假设中,他们最好的结果是负伤然后活下来,最坏的结果是阵亡。绿谷深吸一口气,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但是他这个从小就要逆着他来的青梅竹马似乎坚持要跟他作对。他选择了第三种选择。


爆豪和轰焦冻两个人都没有被找到。


绿谷和救援队在附近搜查了整整三天,连个影子都没找到。绿谷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抓耳挠腮,简直要秃头。


这次事件后,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仿佛这俩人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




善用刀剑者,死于刀剑下。


“胜己,那就如你所愿。”



FIN.


没死。


————————————

· 我就是为了写这个失踪的结局!!(大笑)

· 结局灵感来源,朱允炆纵火烧了皇宫,但是人却不见了(灵感来源也太清奇了)

· 这根本就不是刀!!这只是加了辣椒的荞麦面!!!

————————————


【后续】

轰:爆豪你当时下手真狠,我手臂和胸口现在还在痛。

爆豪:你当时一拳揍晕我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轰:一年多没见你了,现在看到你的脸不忍心下手。

爆豪:(脸红)靠!!

绿谷:(黑线)我求求你们两位了,下次打完架出国度蜜月请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担心死我了。

半夜三更不睡觉摸的鱼,光线不好,就只开了小台灯w

是古装pa(你这特么也看得出来是古装??!(其实是大头.....

脑洞

治崎的个性是分解重组。他手断了....

我们假设他日后还有戏份而且装上了钢铁义肢......

麻蛋真的就是钢之炼金术师没跑了哈哈哈哈哈!!


爱德:玛德嫉妒!!他玩炼金术都不用画阵!人体炼成还不用通行费!!(嫉妒到咬手指

小英雄治崎篇剧情吐槽

*正是因为爱,所以才更希望能知道不足,然后才能进步。


治崎篇里绿谷和百万都愿意为Eri奋战致死,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对于他们来讲,Eri就是无辜的孩子,因为她什么都没有做错,是天生就被利用的工具,是值得拯救的对象。但是与此相对的,治崎就不是一个值得拯救的对象吗?因为他没有给予小女孩人道主义关怀,所以就应该被全盘否定吗?他的理想,他的奋斗,他的辛酸,都没有人在乎。


整个治崎篇,从刚开始的放长线铺垫,到最后变成单纯的“谁打赢了就是正义”,给我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我个人非常喜欢治崎这个角色,觉得他是个被塑造的非常有魅力的反派角色(反派控的本性体现出来了hhh),但是说真的,治崎篇的结局我并不十分满意。虽然我基本能猜到结局,他作为反派肯定是会被主角团打败的,但是我还是希望有更加深刻一些的价值观的碰撞(我是不是对少年漫画要求太多了…)。譬如,虽然是黑道,但是“反面角色”的努力和谋略就应当被当做是狡诈从而被批判吗?“反面角色”的理想就是纯粹的反社会反人类一定要被打倒吗?喂喂请大家尊重一下身为反派角色的尊严啊!!


我并不期待治崎会被洗白然后支持绿谷,因为被几句话就说服的信念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我仍然希望着(但是已经破灭了)治崎能让主角团听到并理解他的抱负。我不是期待嘴炮……但是漫画剧情里主角团完全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治崎想干嘛……譬如说绿谷和百万,因为(当时不知道事情来源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没有直接救出Eri”感到懊悔,所以为了这份懊悔可以拼上性命…….等等这个逻辑不对头啊!绿谷当时只是因为看到Eri害怕的表情才得出结论“她是个悲惨的女孩”,照这个理,一个考试没考好被娘揍的娃,你是不是也得“因为他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而把那个娘揍一顿……


我记得夜眼讲了治崎的大致计划,但是所有人的关注点全在“他对Eri做了坏事”上……这个黑帮的社会危害大家也基本忽视了,,所以你们兴师动众图个啥,损兵折将救了个无辜小萝莉……还是采取的最老土的“这里我挡下,你先走”让主角和boss对战的战术,喂喂,这个战术效率低下,完全没有任何谋略可言,你们之前在事务所没有一点靠谱的成功率高一点的作战计划吗………


扯远了,我觉得这章最失败的地方就是所有的铺垫都黄了…苦心积虑塑造的井井有条的地下组织成了战斗力的炫耀场所,结果打完这个(非常帅气的)boss之后主角的思想啊觉悟啊也是没有得到一丁点的成长,单纯练会了一个20%的OFA。铺垫了好几十话的非常有可挖掘魅力的反派沦为了主角能力升级的经验怪,我对此感到非常惋惜。


我当初对小英雄最惊喜的地方在于他塑造了反派的成长。死柄木的成长(他如何找到信念——虽然非常扯淡而且不靠谱),敌联合的壮大(死柄木如何招兵买马),让人眼前一亮。角色本就不应该是非黑即白的单纯纸片,而是立体丰富有着不同追求的个体。但是治崎篇又让我感到了一丝丝的失望,首先是逻辑不够顺畅,主角团拼上性命的动机实在是太迷了。热血,努力,友情的幌子掩饰了逻辑的漏洞,我回顾的时候经常在想,“他特么竟然这么做了????也太扯了吧?????”,“喂喂喂你讲这么多漂亮话最后打赢还不是靠开挂”,适用于很多治崎篇登场正面角色。然后就是我觉得对剧情探讨的不够深刻,好不容易铺垫的东西,真的全靠蛮力定胜负了。明明可以对主角(绿谷)产生更加深刻的影响,绿谷可以赢,但我希望他能在精神层面有更多收获(虽然没有)。然后就是我觉得,“打赢反派解救无辜少女”这个中心真的…太low了!!再不济也可以思考一下“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现象?”“所谓的反派值得被拯救吗?”“除了友情努力胜利之外的价值观不能活在少年漫画里吗?”(我真的不该对少年漫画有这么多奇怪的要求hhhh 无视掉最后一点吧!)


我不得不说小英雄的人物塑造真的相当成功,每个角色都非常深入人心。但最近的小英雄漫画剧情已经有一些“剧情因为人物展开”的颓势了。人物应该是跟着剧情走,在剧情推动下体现不同的人物性格这样。而且最近小英雄虽然努力营造黑暗的大环境,但是总给我一种越来越欢脱子供向的既视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笑)。


新的一年继续吹平哥,希望小英雄越来越好哇——(奶一口,千万不要烂尾x


—————————————————


  • 可能是最近看了钢炼,对剧情的要求越发高了((
  • 只是一些小吐槽,带有浓重的个人情感,如果与各位有异议或者有赞同,欢迎来找我唠唠嗑www(来喷我的就请…出门右拐公园有个喷泉!!
  • 深切觉得自己应该多读书了……………

请维护反派角色的尊严

*治崎吐槽全开

*打破次元壁

*不存在人物性格,这是一篇对小英雄里“反派角色”的吐槽

 

手上还打着石膏缠着绷带的治崎坐在监狱的床上,看着面前特殊材质做成的透明墙和墙外全副武装的守卫,和隔墙相望的另一间牢房里坐着的All For One。

 

“哎,很巧啊,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啊”,治崎冲着对面的All For One挥了挥吊着绷带被缠成的圆柱状的手臂,“你就是那个和欧尔麦特打输了的那个大Boss啊!”

 

“什么大Boss,你见过大Boss在一个长篇少年漫画里前一百话就被打得妈都不认识了吗!”All For One摆摆手,虽然跟本看不出他是否也看着对面的治崎。

 

治崎心想,你这个样子,不用被打也妈都不认识了吧。

 

All For One把头转向治崎,缓缓地说道:“解修师啊,你姑且也就算个小boss吧。”

 

“才算个小boss吗………….”治崎有一丝不满,“不对啊!!什么小boss啊!为什么我是个反派啊!!”

 

All For One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治崎感觉到如果他是一个有正常的脸的人,不出意外他刚刚是挑了下眉。“你啊,不是个搞黑道的吗?”All For One问道。

 

“嗯…….没错啊…….”治崎一头雾水,“黑道没什么问题吧……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

 

如果All For One有眉毛的话他的眉毛大概要挑到天上去。“黑道啊!!你是个黑社会啊!!!”

 

“喂喂……..你稍微尊重一下我们黑社会的尊严啊……..好歹我们在日本也算是个合法组织了…..我们又没有奸淫抢掠……..我们有严密的组织纪律,是想以自己的方式复兴黑道,让社会认同我们的存在…….干啥要针对我们黑社会…….”治崎感到了一丝丝的无奈。

 

“因为你是在少年漫画里作为一个黑社会出场,你没有传递正能量,不符合友情胜利的宗旨啊!”AllFor One说道。

 

“我们是正经组织啊!虽然挂着’黑社会‘的名号,但是我们的行事准则都有自己的原则。我觉得这个以个性为基础的社会不够合理,所以想要努力改变它;我觉得我们黑道已经走向了衰落,所以想要以‘可以让人失去个性的药物和血清’复兴黑道。我也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在努力,为什么就不能认同我呢?”治崎反问道。

 

“你……你说的好有道理但是你这价值观很奇怪吧……”All For One小声说道。

 

“既然你说我是反派,那我就是吧。我从小被组长收养,本想实现组长的夙愿,但是却被否定了。于是我努力做到组长的位置统领死秽八斋会,希望能复兴黑道,统治里社会。你不能指望着我一个从小在黑帮长大的人能做一个向往着真善美的理想主义者。环境不一样肯定会造成价值观的差异,这个病态的社会需要接受这种必定存在的差异!”治崎有些激动地说着。

 

“但是你没有发现,你的目标和努力根本就没有被‘正道人士’所理解啊。他们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了解你的奋斗史、认真听过你的目标。”All For One似乎是在安慰治崎。“从头到尾,你唯一被‘正义的主角’抓住的把柄只有一个。”

 

“……………………….”,治崎思考了一会,“是坏理吗?”

 

“对了。”

 

“嗯……………”,治崎若有所思,“好像是的诶。”

 

“那个叫百万的,说着‘再也不让你悲伤难过了’竟然用身体挡了子弹……明明如果他不去挡,子弹伤不到坏理,但会消除她的个性,两人平安无事,然后我的计划也黄了。不能理解他这种做法啊…….”治崎回想着,“那个绿谷,可不也是为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女孩不禁拼上性命来跟我打啊……….”

 

“没错,黑帮复兴计划,成也小女孩,败也小女孩。”All For One说道。

 

“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治崎有些不爽的看向地上,“这个目标并没有那么容易,有所牺牲也是很正常的吧。”

 

“是你对小女孩太残酷了。她在大众眼里是‘无辜’的,是被你的‘邪恶’计划所利用的道具。没有人道主义关怀的理性放到台面上来讲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All For One说道,“退一万步讲,这个计划也实在是太缺乏长远考虑了。你对她这么凶恶,势必会遭到她的反抗,等她长大了,肯定会试图逃走,这样会对你的计划的行进效率产生极大的不利影响。”

 

“嗯…………,好像有道理。”治崎想了一会说道。

 

“你应该采取更加温和一些的办法,比如说,对‘坏理’进行洗脑,也不能讲的这么难听吧,就是要让她在长大后能理解并支持你的理想。所以对她的培养还是很重要的。然后就是,你可以考虑更加‘科学’一些的办法,比如提取她的细胞分析她个性的作用原理啊……之类的……这样又人道又高效。”

 

“是哦……当时没想那么多……”,治崎点点头,“既然你对反派之道了解的这么透彻,为什么不越狱出去当大boss啊!!你肯定能成为非常成功而且有魅力的大反派!”

 

“我不是培养了一个死柄木吗?(笑)”

 

“喂喂,那个杂鱼看起来还没我有反派样啊!”治崎汗颜。

 

“哈哈哈,”All For One笑道,“我啊,我还有比起当大boss更加重要的工作要做啊!”

 

“是什么?”治崎问道,“统治宇宙吗?(笑)”

 

“我是日本儿童安全大使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最后一个梗是之前那个敌联合段子里的。
  • 本来还有很多吐槽的,但是太困了没有写进来。只是我对治崎篇的部分吐槽啦!!
  • 编对话还是挺累的哈哈哈,虽然完全没有照人物性格来!因为这并不算是一篇同人小说/段子,我只是借他们的口说了一下我对小英雄的反派的吐槽——